当前位置:主页 > 鬼故事 >

一条灵异的短信

时间:2019-08-07 10:27:04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快下班的时候,隔壁办公室的张姐来找我,她说:“听说你最近在写《悬棺志异》?我遇见一件奇怪的事情,你帮我解解!”

 

  我说好,于是她说道:“我儿子今年上初三,数学成绩不好,半年前我托人在我们这儿的大学里给找个家教。人家介绍了一个贫困大学生,叫李亦非,家是农村的。小李为人既老实,又聪明,而且很能吃苦耐劳,几个月下来,儿子数学成绩提高不少,我和老公、儿子都很喜欢他,把他当自家人看。”

 

  “半个月前的一天,我放在写字台上的一部手机不翼而飞,我问老公和儿子,都说没拿。我们仔细回忆排查,发现只有可能是小李拿走了我的手机。不过,我们全家都不太相信会是他干的,但除了他又不会有别人。随后的半个月,小李再没上我们家来过,我们也联系不上他。”

 

  “直到昨天晚上,大约九点半钟,我一个人正在家看电视,突然听见窗外街上传来汽车急刹车时刺耳的尖声,然后是‘呯’的一声闷响。我心想车撞人了,便打开窗向下看。只看见一辆小汽车斜停在街中央,地上一摊血正迅速漫开,被撞的人却被挡在车后面,只露出一双运动鞋。我正想细看,却听见有人敲门。透过门镜一看,竟然就是小李。我不敢开防盗门,只打开了门上的小窗,问他有什么事儿。小李脸通红,支吾着说他前些时拿走了我的手机,现在来还给我。说着他把手机从小窗里递进来,转身就溜,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。”

 

  “我觉得奇怪,把手机放在桌上,又走到窗边往楼下看,心想可以看到小李从楼里走出来,然后把他叫住问个明白。”

 

  “就在我往下看的时候,一辆救护车鸣着笛、闪着灯停在街上,几个白大褂正把一幅担架往车上抬,担架上的人用白床单蒙住全身。这时,小李从楼里走出来,我刚要喊他,竟看见他很快地走到救护车旁边,几乎和抬担架的人同时钻进车后门,然后车门关上,救护车鸣着笛就开走了。奇怪的是,当小李上车时,那几个抬担架的竟完全没有反应,好像小李上车是理所当然的事,又好像根本没看见他上车。”

 

  “我越发奇怪,又感到害怕。等老公和儿子回来,把这事儿对他们讲了,他们也摸不着头绪。我把手机丢在桌上,一整夜没敢去碰它。”

 

  “今天早上上班之前,我忍不住把手机带来,想给你看一下。”


一条灵异的短信
 

  我一时好奇心大炽,从张姐那里把手机要过来。手机是关着的,张姐说好像从小李把手机送回来开始就一直是关着机的。我打开手机随便翻看了一下,发现收件箱里最近一条短信是昨晚九点二十四分收到的,内容只有一句话:你快点过来!我等你!我把这条短信给张姐看,她摇摇头说:“不认得,发信时间就在小李昨晚上我家来之前一小会儿。我想大约是小李的朋友发给他的吧!难怪他昨晚走得那么匆忙。经过一夜,昨晚的怪事对我来说就像一场梦,有点模糊。”

 

  看了一下,我提议给发短信的机主打个电话,或许可以找到些线索。张姐有点犹豫。我想了想,笑着说:“放心!关于这个手机是如何到小李手中的事情,我们对任何人都不说就是了。”

 

  电话打过去,等了半天才有人接,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,她没等我们开口,就先嚷道:“小李子!你死哪儿去了?怎么找你都找不着……”说着语气竟有些呜咽。

 

  我打断她的话头,对她说我们是小李的朋友,有些事情要跟她谈谈,问她能不能和我们见一面。那边迟疑了一会儿,告诉我们说她是小李的同学,答应和我们在学校外的一家酒吧见面。

 

  从对方对小李的称呼,我猜想接电话的很可能是小李的女朋友,而小李很可能是遇到什么事情,以至于和她失去了联系。

 

  在咖啡厅里见到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孩,很疲惫的样子,眼睛红肿着,一定是刚大哭过一场。还没坐下来,她就很急切地问我们:“李亦非呢?他在哪儿?”

 

  我们告诉她我们也不知道,不过劝她放心,小李应该不会有事的。

 

  她又很紧惕地问我们:“你们是谁?李亦非的手机怎么会到你们那儿的?”

 

  我和张姐对望了一眼,张姐说:“我们是小李的朋友,这个手机是我前段时间借给小李用的。”

 

  女孩轻轻舒了口气,说:“哦!我说呢!不过,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林仙儿的电话呢?”

 

  我和面面相觑,异口同声地问:“林仙儿?哪个林仙儿?”

 

  女孩很诧异,刚刚放松的神情又紧张起来,说:“你们是小李子的朋友,怎么会不知道林仙儿?”眼圈一红,几乎又要掉下泪来。

 

  我看这样互相隐瞒猜疑下也不是事儿,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对女孩说了一遍,只是把小李拿走和送回张姐手机一节说成是借与还。末了,我对女孩说:“小李上救护车以后去了哪里我们也不清楚。你刚才说的林仙儿是什么人我们确实不知道,你可以告诉我们吗?也许对于弄清整件事情有帮助。”

 

  女孩红着眼说:“林仙儿就是李亦非的女朋友。”我插嘴说我开始还以为你是小李的女朋友呢!“我叫黄梅,和林仙儿同寝室,是最要好的朋友。林仙儿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半年多以前开始和小李子谈恋爱。小李子是个诚实、随和,又很聪明的男生,我们都很喜欢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,小李子是我们寝室的女生给李亦非起的外号。”看得出黄梅很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感情,我冲她点点头,表示同意,并鼓励她说下去。

 

  “林仙儿人很漂亮,曾经有很多男孩子追求她,她也和几个男生交往过。这些男生中间有不少是些很有钱的公子哥儿,人品不好。我们也曾劝过林仙儿,但她说只是玩玩儿而已,不要紧的。后来,她和小李子谈恋爱了,看得出来她对他是动了真感情,而小李子对她也特别好。”

 

  “林仙儿过去玩儿得很开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嗯……在花钱方面……嗯……”“有点儿太大方了。”我帮她说。她点点头,“是的!林仙儿花钱有点儿太大方了,但是不管她想要什么,小李子总是想方设法去满足她,从来不违背她的意思。”我又插嘴说:“但是小李的家里并不富裕。”“嗯!我听说小李业余时间又多打了几份小工。”

 

  “后来,有一次,林仙儿很生气地回到寝室,说是和小李子吵架了。我们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她怪小李子陪她的时间太少,而且没有手机,她想他的时候也不能和他联系。她让小李子去买一部手机,小李子却说没有钱,买不起。于是,林仙儿就很生气。其实,林仙儿是真心喜欢小李子,她跟我说她打算等家里把下个月的生活费汇来以后,买一部手机送给小李子。可是,过了没几天,小李子就拿着这部手机回来了。我们都奇怪他哪儿来的钱买手机,问他他也不肯说。原来是找这位大姐您借的。其实,借的手机也没什么啊!”

 

  我和张姐都说可能是小李面皮薄,怕朋友们嫌他穷。我又问黄梅:“听你的话,我们刚才打的电话是林仙儿的手机。那么林仙儿本人呢?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?和小李一起失踪啦?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!”

 

  黄梅低下头,眼眶里又盈上了泪花,哽咽着说:“林仙儿……她……昨晚遇到交通事故,送到医院时就……已经不行了……”

 

  听了这话,一种异样的不祥感觉掠上我的心头,我努力想抓住这种感觉,因此低下头一言不发。

 

  黄梅以为我在为林仙儿的不幸伤心,反而来劝我:“别伤心了!这也是她的命。”

 

  张姐这时插话问道:“小李知道这件事吧!我昨天看见他上了一辆救护车。会不会是因为林仙儿的事,所以想不开……”

 

  不料黄梅听了张姐的话竟非常惊讶,她说:“小李子一定不知道林仙儿出事了,我们昨晚在医院待了一整夜,并没有看到他去医院,打他手机也总关着机。如果小李子知道,他一定是第一个赶到仙儿身边的人。”

 

  听到这里,我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,急忙问黄梅:“林仙儿出事是在什么时间?什么地方?”

 

  黄梅回答说:“大概是九点过几分钟的样子。在常山路。”

 

  我看看张姐,张姐摇摇头说:“不是,我家外面那条街叫四新路,离常山路有好几公里远呢!”

 

  想了想,张姐又对黄梅说:“不可能!林仙儿九点二十四分的时候,还给小李发过一条短信。”说着她把短信翻出来给黄梅看。

 

  黄梅仔细看了有半分钟,面露疑惑说:“应该不会啊!林仙儿的出事时间是在昨晚九点零三分,我是在警方的事故处理记录上看到的。而且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,医院登记的死亡时间是九点二十四分。”

 

  “什么?”我大叫一声,黄梅和林姐都吓了一大跳,呆呆地望着我。我稳了稳情绪,用尽可能平和的语调对黄梅说:“你刚才说林仙儿的死亡时间是……”

 

  “九点二十四分。”黄梅话一说完,她和张姐都猛地想到了我刚才想到的事情,脸色“刷”地变得煞白。

 

  我问张姐小李是什么时候到她家的。“记不太清楚。”张姐努力回忆说,“哦!我想起来了!他按门铃的时候湖南台的电视剧《神雕侠侣》刚刚在播片头曲。嗯……那就应该是九点三十二、三十三分左右。”

 

  就在这时一个卖报的小孩走到我们的桌边推销今天的晨报。我一眼就瞥见头版头条的大字标题:两起交通事故连续发生,花季少男少女命丧黄泉!

 

  买下报纸,我匆匆看了一遍内容:昨晚九点零三分和九点三十一分,在我市的常山路和四新路,先后发生两起交通事故。受害人均为我市某大学学生。在第一起事故中,女生林仙儿脑部大量出血,经抢救无效死亡;第二起事故中的受害人李亦非则当场死亡。第二起事故中的肇事司机向交警描述,当时那位名叫李亦非的小伙子仿佛有什么急事儿,突然从街角窜出,向街对面的一栋大楼冲去,据事发之前的行人回忆,这名小伙子在街上跑得很快,精神似乎有点恍忽。市交警大队怀疑李亦非同学出事当时的精神状态异常,但没有发现他有醉酒等迹象,目前正着手调查他是否有精神病史……

 

  我一时十分惊愕,拿不定主意是否该把报纸给黄梅和张姐看。我从黄梅那里借了林仙儿的手机,仔细翻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有昨天晚上发送短信的记录,这进一步证实了我的猜想。

 

  整个事情我大致弄清楚了,但由于实在太玄奇,我也不敢太肯定。姑且就这样把我听到和看到的讲给大家听,至于中间究竟是怎么回事,就由各人自己去想吧!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