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鬼故事 >

灵魂出窍

时间:2019-08-07 13:42:29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好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的我滑过一条黝黑深远的甬道,然后掉跌下虚无的空间。我惊醒过来,一头的冷汗。看了看窗外,已是漆黑一片。

 

  打开电脑连接上线,这就是标准的网虫生活,就算半夜起来上个厕所也要顺带去网上瞅瞅。

 

  信箱里有几封邮件,两封来自那个叫云烟的MM,问我怎么几天没来上网。我对着电脑呵呵一笑:这个MM大概对我动了心了,我不过睡了一觉么?就说几天,夸张!

 

  登录了QQ,意外地看到她仍在线,不等我站稳,她的话就潮水般涌过来了:“好久不见!去哪了?出差了?还是戒网?亦或受了什么刺激了?”

 

  我嘻皮笑脸地回她:“想我了?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?”

 

  她不客气地骂:“是呀,报纸上说有个男子撞车撞成了植物人,现在还躺在医院,我以为那个就是你呢!”

 

  “你这MM真是黑心肠!不过还真叫你这乌鸦嘴给说中了,我今天还真撞了车。”

 

  “伤哪了?严重么?怎么那么不小心呀你?”

 

  伤哪了?我看了看自己,“好象也没伤哪,就是撞车后总觉得脑筋有些不清醒,好象失忆了似的,走路也头重脚轻轻飘飘的。”

 

  这不,撞车时我记得好象头痛得利害,模糊中好象他们把我送进了医院,后来怎么治疗我又怎么回的家,我都想不起来了,而且现在好象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

  “孤身一人在外,凡事要小心点。”

 

  看着她快速的回话,心有隐约的快乐,也有丝丝感动:知道她是真的关心,可是还是捉弄她:“呵呵,好兆头,开始知道关心我了。”“你真是,非要逼我骂你开心是不是?我是担心你死了都没人知道!”“放心,知道你这样关心我,我就算死了也会缠着你的。”我就爱在网上把她气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

  投桃报李,我也关心她一回:“这么晚还不下?明天上班吓着同事就不好了。”

 

  “今天星期五呀!明天不用上班。你撞车撞糊涂了吧?”

 

  什么?星期五?!不是星期一么?我把鼠标移到右下角,电脑显示出日期:2019年8月7日。“咦?我是08月4日星期!在上班的路上出的车祸,怎么……”中间丢失的几天时间我哪去了?又做了些什么?

 

  我有一时的失神,QQ发出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,云烟在说:“可能你真是太累了吧?不要再玩了,下去睡觉。”

 

  “下去睡觉也行,你要先答应我件事。”

 

  “???”她打了几个问号过来。

 

  “我要见你,”我想了想,加了几个字:“以前天天与你聊天,不觉得什么,几天没来上网,才发现自己实在挂念你。”自己是在说谎,我连这几天自己哪去了都回忆不起来,哪来想念她?可是说这话时心里又好象真的很想很想她。

 

  她迟疑了一会,答应了。约好在明晚,哦不,应该是说今晚,现在都已经是凌晨时分了,八点半在“清心咖啡屋”见面。


灵魂出窍
 

  莫非我撞坏了脑了?下了线我努力回忆了半天,仍不得其解。模模糊糊间又再睡着了。再醒来,一看,坏了,又是天黑,我还约了云烟呢!

 

  连忙起床换衣服,刮胡子,凑近镜子看,咦?镜子什么时候坏掉了?竟然照不出我来?一看手表,没时间了!急急忙忙地往“清心咖啡屋”赶去。

 

  站在路旁拦“的士”,那些可恶的司机竟然个个都象没看到似的理都不理地飞驶过去。坐公共汽车又得兜个大圈,我只好抄小路赶过去。

 

  气喘吁吁地奔进咖啡屋,大概是跑得太急带起一阵风,把前面的男子骇得猛地回过头来,摸了摸后脑勺,对身边的女子说:“怎么凉嗖嗖的?”

 

  我四下张望寻找云烟,突然在杂乱中听到,又好象不是听到,是接受到的一段思维:哪个会是“沧海”呢?

 

  凝神一看,临窗处有个红衣少女正瞪着一双剪水秋瞳盯着门口。云烟!一定是她!我几乎马上就断定下来。

 

  “嗨!云烟!”我走到她面前。

 

  “沧海?”她吓了一跳,视线却象找不到焦点似的到处飘,“是你吗?别玩了,快出来!”立起身来装得真的似的左看右看前看后看的。

 

  我乐了:“想不到你在现实中也这般顽皮!”

 

  “我顽皮?是你顽皮还是我?别躲了!出来吧!”

 

  “我不就在你面前么?谁躲了?”

 

  “再闹我就生气了。”

 

  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:她好象是真没看到我,否则以她现在的演技她可以去当演员了。

 

  猛然想起这两天来自己的异样,想到空无一物的镜子、视而不见的司机、走在我前面的男子、现在的云烟……有股冷气由脚底一路攀爬到心里。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得呆住了。

 

  “沧海?”云烟试探地叫着。

 

  我绕到她背后,拍拍她的肩。她回头,大眼睛里满是惊惧:“谁?!”竟仍看不到我!

 

  “对不起!云烟!”我极度惊慌之余,虚弱地抛下句话,返身往门外冲,现在知道自己不是在走,而是在飘了!

 

  我缩在街头黑暗的一角,一遍遍地问自己:我死了么?我是死了么?怎么变成这样子了?好象是实在的,又好象是虚无的?

 

  思绪很是混乱,我努力地回忆自己撞车后的一切……医院?对了,医院!

 

  我游魂似的赶到医院,好象有谁在指引着,很直接地来到一个病房里。眼前所见的又把我吓得魂不护体:病床上分明躺着另一个自己!

 

  恍惚间自己好象是躺在床上的植物人一样的肉身,又似乎是立在床边的这个灵魂,可是又好象分出第三个来飘在空中看那两个“自己”说话。

 

  “嗨!哥们,我回来了。”灵魂满不在乎地对着肉身说。

 

  肉身恨得咬牙切齿,却力不从心,无法动弹。只能用细若游丝的声音恶毒地狠骂:“你还知道回来!若不是我拼命护住仅余的心脉,别人早把我烧了!我看你以后上哪去!”

 

  “你总用这副臭皮囊把我困得死死的,我有机会跑出来还不趁机自由几天?说实话,要不是没有你我就没办法被这个世俗所接受,也没有办法和云烟见面,我还真不想回来。”灵魂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

  “你少废话!要么进来!要么从此当你的游魂野鬼去!”我的肉身又开始暴跳如雷。

 

  “唉!俗身就是俗身!尽管我不喜欢你限制我的自由,可是没了你也不行。”灵魂还在那掉儿郎当,蓦然空气中有个威严的声音大喝:“三魂七魄不许再胡闹!阳寿未尽,自当速速归体!”

 

 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惊醒过来,困难的努力地睁开眼睛,看到一室的惨白,灯光有些刺眼。我听到有人在跑动,然后有个声音在惊喜地叫:“医生!医生快来!他醒了!他醒过来了!……”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