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鬼故事 >

校园怨咒

时间:2019-08-09 13:36:50 | 作者:白衣水生 | 阅读:次

  【楔子】

 

  月色暗淡,空荡荡的教学楼里总是飘荡着一个凄冷的人影,她的眼睛四处寻觅着,如果你经过那里,她会拍你肩膀一下然后问你,你看见我的书了吗?


校园怨咒
 

  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,那么你回过头,身后空空如也。

 

  如果你不回答,转过头,你将看见……

 

  【转校生苏莱】

 

  枯树像是被人斩了首,凄苦地仰望着天。旁边的树杈上挂着一条白色的布带,风一吹,颤悠悠的,像是坟前的白色灵幡,目视着回魂的亡灵。

 

  苏莱用力捏了捏手里的书包,手心潮乎乎的。她的耳边又响起了米拉的惊叫声。

 

  “我的天,苏莱,你确定要转到景城高中吗?那里可是出了名的鬼校啊!”

 

  鬼校,这个名字苏莱早就知道了。可是,她有什么办法。谁让父亲的工作调到了景城,她总不能一个人留在外地吧!

 

  外界的传闻此刻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眼前,门口的那棵枯树,每年都会有穿着红雨鞋的女学生上吊自杀,为了避邪,学校专门找人系了条开过光的白布条。

 

  抬眼望去,一团灰蒙蒙的氤氲笼罩在前面高大的建筑物上空,就像是鬼片里说的妖气一样。

 

  唉,苏莱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实的汗珠。

 

  铃铃,前面传来了打铃声,再不进去便要迟到了。苏莱一咬牙,把书包甩到肩上,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

  操场里有急匆匆停车的学生,他们穿着清一色的校服,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股沉重的寒霜。青春朝气、阳光灿烂仿佛与他们无关。

 

  对于景城高中的陌生与恐惧还没有从胸口萦开,苏莱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,全身像是触到了高压电上一样,差点儿跳起来。

 

  “不,不好意思啊!”身后是一个戴着眼镜的文弱男生,目光有些胆怯地看着苏莱。

 

  “没,没什么。”苏莱回过了神,笑了笑。

 

  “你是刚转来的苏莱同学吧!我是高三(2)班的班长林小瞳,秦老师怕你找不到教室,让我来看看。”男生的话开始流利,先前的怯意一扫而光。

 

  “好,谢谢你。”苏莱心里涌过了一阵暖流,先前对这个学校的冷漠判断有些动摇。

 

  林小瞳走在前面带路,苏莱紧紧跟着他。一条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的走廊,因为窗口位置的问题,走廊里昏暗阴森,穿堂风凉飕飕地窜进衣服领子里。前面的林小瞳只能看见校服身上的白色衣摆,在昏暗中,像是一条飘动的白带。

 

  “嘻嘻。”一个细微的笑声从旁边响起,直直射进苏莱耳朵里,心里的恐惧像被人拨动的弦,颤动不已。

 

  “救救我。”声音又响了,像是呻吟,又像是哀号,拖着长长的音调,让本来颤抖不已的心弦,完全乱了调。苏莱缩紧了身体,怔住了脚步。

 

  前面的林小瞳似乎也听到了声音,他回过头,盯着旁边的墙角。

 

  那里没有一丝光亮,黑乎乎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

  “出来,别在那儿捣乱。”林小瞳声音像冰一样,响在走廊里。

 

  黑暗中走出一个男生,他的脸上带着调皮的鬼笑。

 

  “叶天,又是你。你就是这样欢迎新同学的吗?”林小瞳瞪了他一眼,转过头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

  苏莱心里松了口气,她看了看旁边这个调皮的男生,转过头不再说话。

 

  推开教室门,所有的目光瞬间聚集过来,像是在打量怪物一样,就连讲台上的老师也有些呆滞。

 

  一股冰冷的风从教室后门窜进来,侵入苏莱的身上,她生生打了个寒战。

 

  简单的介绍后,苏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

  教室的最后一排,一张桌子,两个空位。苏莱拿起抹布轻轻擦了擦桌子和凳子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

  旁边的座位似乎有人,座位和桌子上面很干净,甚至桌子的下面还用刀子刻了一个早字。

 

  苏莱看见课桌中间还刻了一行字:陈嘉俊和白星星永远在一起。

 

  为什么两张桌子都空了起来?苏莱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 

  【逃课生陈嘉俊】

 

  天色暗了下来,整个纸扎店被蒙上了一层恐怖的气息。猩红的棺材,笔直的寿衣,惨白的纸人,诡异的花圈。

 

  陈嘉俊走到后房,摸索着开了灯。

 

  光亮瞬间宣泄到整个店铺,门口的两个纸人在地上投射出诡异的身影,就像两具直挺挺的尸体。

 

  陈嘉俊重新坐到了柜台边,柜台上放着一本摊开的日记本。里面夹着一个女孩的照片,长发搭在肩上,笑容明媚。

 

  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下来,滴到照片上,很快向四周扩散。

 

  啪,一个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由远及近。陈嘉俊收起了日记本,他站了起来。

 

  脚步声越来越近,终于,一个人影走了进来。

 

  门口的纸人晃了晃,倒在了地上。

 

  “时间到了。”陈嘉俊喃喃地说。

 

  无边的黑夜,白天的喧哗与声响消失无踪。整个校园笼罩在浓重的夜幕下,一个人影慢慢从门口走了过来。

 

  月光下可以看见他俊朗的脸,他的手里拎着一个东西,风吹在上面,哗哗作响。远处的探照灯闪过,瞬间的光亮照在他手拿的东西上,映出一张惨白的蛋壳脸,那竟然是一个纸人。

 

  走廊里一片阴凉,空气中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气。他听见自己心里剧烈的跳动声,走到一间教室门口,他停了下来。

 

  黑色的锁很轻松地被打开,他闪身钻了进去。

 

  一张张桌子,一排排座位,空无一人。

 

  他走到最后一排,坐了下来。

 

  那个纸人放到了身边,像一个熟睡的婴孩,安静不语。

 

  他把手腕上的表,放在桌子上,静静聆听。

 

  滴答,一秒,滴答,两秒……

 

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,很快就要到十二点了。

 

  窗外,风吹着树叶,刷刷响动,枝影乱晃。

 

  他闭着眼睛,眼前浮现出了女孩的笑容,女孩温润的眼睛,还有女孩细语声线。

 

  哒,哒,有声音传来。

 

  他猛地睁开了眼,耳朵竖了起来,抬眼盯着门口,胸腔里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

  门响了响,然后教室的灯亮了起来。

 

  啊,啊,一个女生瘫坐在地上,惊恐地叫了起来。

 

  无论是谁,打开灯,看见一个人和一个纸人并排坐在一起,也要吓得半死。

 

  女孩的脸惨白如雪,嘴唇不住地哆嗦着,声音已经变成了哭线。

 

  这多像她,受到伤害的时候,别着嘴唇,悲伤的时候,声腔哀颤。

 

  他站了起来,走到了女孩身边。

 

  “你是谁?深更半夜的来这里做什么?”他扶起惊魂未定的女孩。

 

  “我,我是今天刚转过来的苏莱。我,我忘了钥匙,来拿钥匙。”苏莱依然没有从恐惧中走出来,声音剧烈地颤抖着。

 

  他不再说话,走过去拿起那个纸人,准备离去。

 

  “可以,可以等等我,陪我一起离开吗?”看见他要走,苏莱说话了。

 

  他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,同意了。

 

  苏莱快步走到自己座位面前,从课桌里翻出了一串钥匙,然后急急向门前走去。

 

  灯,灭了。整个世界又陷入了黑暗中,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。

 

  【失踪生白星星】

 

  三年后,五年后,十年后,

 

  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?

 

  我们还会在一起吗?

 

  白星星喜欢坐在操场上,让风吹过她的头发。她说,如果有一天,我离开了,那么请你静静聆听风声,那里有我讲给你的爱情蜜语。

 

  真的有一天,白星星不见了。无论陈嘉俊怎样闭目屏息,无论风声多响多大,他听到的除了悲伤还是悲伤。

 

  楼梯仿佛下不完,一节接一节。

 

  苏莱听着陈嘉俊絮絮叨叨地讲着自己的故事,他手里的纸人是按照白星星的样子做的。每天晚上十二点,他会带着纸人来到白星星失踪的教室静静等候。

 

  这个方法是纸扎店的阿婆教他的,他知道那是迷信,可是浓烈不去的爱让他宁愿相信那样做真的可以等到白星星。

 

  陈嘉俊的故事讲完了,两人也走出了教学楼。

 

  “可是,白星星为什么会失踪啊!”苏莱问道。

 

  “嘘。”陈嘉俊突然警惕地看着四周,他的眼睛里闪着莫名的恐慌,就连他手里的纸人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,显得有些畏缩。

 

  “在景城高中,如果听到背后有人问你见过他的东西没,记住,千万要说没有,否则,你就会消失。”

 

  陈嘉俊说完,转头向前走去。

 

  冷风吹过来,苏莱感觉身后仿佛站着一个幽怨的女鬼,她正用邪恶的目光盯着自己,随时准备过来拍她的肩膀,问她问题。

 

  难道白星星就是这样被人带走的?苏莱吸了口气,慌忙紧跟了过去。

 

  深夜的街道,人影萧瑟。路灯仿佛是点缀城市的唯一风景。

 

  出租车上,苏莱有些困意。

 

  出租车的前位上贴着一张报纸,隐约可以看见景城高中四个字。苏莱不禁来了兴趣,她把那张报纸抽出来,仔细读了起来:

 

  校园里幽灵再次出现,景城高中又失踪一位女生。

 

  景城高中的恐怖传说又一次出现。有人说,每到夜晚来临的时候,景城高中教学楼内便会有一个女鬼游荡,她寻找着落单的学生。每每发现目标,她便会走过去拍她的肩膀,然后问她一个问题,“你看见我的东西了吗?”

 

  如果被拍的学生回答否定,那么她回过头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

  如果被拍的学生不回答,直接回过头,那么,她将会被女鬼带走。

 

  为了揭开恐怖传说的秘密,本报记者亲自到景城高中调查,结果显示,并没有所谓的女鬼,更别说什么拍肩问问题。

 

  不过,景城高中每年都会失踪一名女生却是事实。

 

  报纸的下面附了一个女孩的照片,左下角还写着她的名字,白星星。

 

  她就是白星星,难道刚才陈嘉俊这么晚坐在教室就是在怀念自己的女朋友吗?疑问窜了上来,开枝散叶般向整个心房蔓延开来。

 

  车子停了下来,苏莱放下了报纸,打开车门走了出去。

 

  钥匙塞进锁里还没有转动,门却自己开了。

 

  父亲站在里面,脸上带着愠怒:“去哪儿了?这么晚,不怕出事吗?”

 

  “我,我忘了拿钥匙。回学校走了一趟。”苏莱唯诺着说出原因。

 

  父亲没有再说话,转身走进了房里。

 

  大门关上的一瞬间,一阵风吹起,一张报纸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,报纸上一张女孩的照片清晰地出现在光线下,她是白星星。

 

  【诅咒生陈嘉俊】

 

  早上,有零星的小雨落下来。整个世界变得灰蒙蒙起来。

 

  16路公车上,苏莱凝视着窗外,心事重重。

 

  当啷,公车停站,有人上车,坐到了苏莱旁边。

 

  转过头,男孩温和的笑容映进眼帘,竟然是林小瞳。

 

  “你好。”生涩的话语,僵硬的笑容。

 

  “你昨天没事吧!”林小瞳笑了笑,随之低声问道。

 

  苏莱皱了皱眉头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

  “昨天晚上,你回学校没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?”林小瞳又说话了。

 

  苏莱顿时明白了过来,钥匙本来一直在书包里,怎么会遗落在抽屉里。原来,是他搞的鬼。

 

  “是叶天,回到家他给我打电话的。本来想告诉你,却不知道你电话。”林小瞳有些歉意地说。

 

  “我见到了我的同桌,陈嘉俊。”苏莱望着窗外,沉声说道。

 

  “天,陈嘉俊,你见到他了?他,他是不是拿了个……”林小瞳的语气瞬间颤抖起来,眼睛睁得又圆又大。

 

  “他拿着纸人,来等白星星。”苏莱替他说出了后面的话。

 

  林小瞳像是被泄气的皮球,顿时软了下去,不再说话。

 

  景城高中站到了,苏莱和林小瞳一起下了车。

 

  朦胧的小雨打在身上,像是心头那一团抛不开的愁绪。

 

  推开教室门,苏莱看见很多人围在一起。旁边还有一些女生脸色苍白地说着什么,看见苏莱,她们全部别过头,不再言语。

 

  人群散开了,一条缝隙透出来,苏莱看见一个人吊在教室的风扇上。他本来调皮的脸上此刻僵硬灰紫,一条舌头几乎全部翻了出来,他是叶天。

 

  苏莱顿时呆住了,全身一片冰冷,意识模糊。直到有人把她拉到了一边,她才回过了神。

 

  警察和老师赶了过来,叶天的尸体也被卸了下来。苏莱看见叶天的两只手因为僵硬的缘故,依然向上举着,仿佛是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 

  现场还发现了一部DV机,在里面发现了苏莱和陈嘉俊的画面。

 

  坐在办公室里,两名警察凌厉的目光仿佛要穿透苏莱的五脏六腑。

 

  苏莱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,她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点一滴地告诉了警察。

 

  正说着的时候,陈嘉俊走了进来。

 

  苏莱抬头看了看,办公室的门口隐约聚满了人,他们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仿佛陈嘉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。

 

  叶天是来偷拍苏莱的,昨天晚上他故意把苏莱的钥匙藏起来,放到抽屉里。然后便拿着DV机躲在教室的后门,等苏莱来的时候吓唬她。

 

  这个恶作剧,很多学生都体验过。

 

  DV里的画面证实了苏莱和陈嘉俊的证词,上面显示陈嘉俊和苏莱离开后,叶天也准备离开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画面忽然旋转起来,然后停止了拍摄。

 

  “是诅咒,一定是诅咒。”门外,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。

 

  “陈嘉俊,这些诅咒是你带来的,你要为叶天的死负责。你这个诅咒生。”林小瞳走进来说道。

 

  陈嘉俊转过了头,长发遮在眼睛前面却依然阻挡不了他愤怒的眼光,“那白星星呢?也是我诅咒的吗?”

 

  警察和老师拉开了他们,陈嘉俊扭头走了。

 

  临走的时候,他留下了一句话,“如果真有诅咒,那么它一定会生生不息,因为你们的嫉妒,你们的冷漠,你们的残酷。”

 

  【差生董湘】

 

  上帝给了我们仁慈,同样给了我们残忍。

 

  魔鬼给了我们诅咒,同样给了我们爱恋。

 

  陈嘉俊站在学校门口的枯树旁,冷风吹着枯树上的白布条,飞舞张扬。暗红色的树干仿佛是曾经的血迹凝结般醒目。

 

  苏莱走到了他身边。

 

  天空一片阴沉,像两人此刻的心情。

 

  诅咒的最初是从一本书开始,那像是一个潘多拉魔盒,所有的邪恶被释放出来,争先恐后地窜出来。

 

  那本书被人藏在图书馆一个死角,因为外面墙皮脱落,陈嘉俊发现了它。

 

  书面泛黄,字是繁体字,根本看不懂。

 

  可,就是那本书被发现的当天晚上,诅咒开始了。

 

  出事的是班里成绩最差的学生董湘,她很努力,可是成绩总是很差。那天她因为复习功课,独自一人留在教室。

 

  天亮的时候,来校的同学发现她吊死在了学校门口的枯树上。

 

  黑白的校服,红色的雨鞋,诡异的死亡笑容,顿时掀起了恐惧的惊天骇浪。

 

  景城高中的恐怖传说并不是真的,最初是一些好事者的玩笑,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越传越玄,最后还有模有样的成为了真实事件。

 

  但是,董湘的死让传说变成了事实。

 

  警察忙碌调查,学校安抚董湘的家人,同学们惊恐不安。

 

  陈嘉俊意外地发现那本书里多了一个模糊的人影,它像是被吊在树上一样,那个人影仔细辨认的话,和董湘很像。

 

  诡异的发现让陈嘉俊大吃一惊,他跑到街上找到了纸扎店门口算卦的石瞎子。

 

  石瞎子只摸了一下,便像被火燎一样,嘴唇哆嗦,脸色惨白。

 

  按照石瞎子的话,陈嘉俊把那本书重新放回了图书馆的墙角里,然后用石灰和砖头重新封死。

 

  同时,一个传说开始流行,如果深夜听见有人问见到她的东西没,千万要回答没有。否则,会被幽灵带走。

 

  那个徘徊在校园里的幽灵,自然便是董湘。她死于诅咒,便一直在寻找下一个替咒者。

 

  恐怖传说就像风靡流行的电影,很快便被人淡忘。

 

  终于,诅咒再一次出现。

 

  这一次出事的是白星星。

 

  陈嘉俊深深喜欢的女孩。

 

  白星星没有死,她失踪了。

 

  最后见到她的人是叶天。他说,看见她跟着一个女生走进了教室。后来,想起那个女生,竟然好像是董湘。

 

  警察,老师,家长,陈嘉俊找遍了任何可能的地方,却没有一丝收获。

 

  陈嘉俊疯了一样冲进图书馆里,把那本被封存的书取出来,然后一把火烧了。

 

  于是,所有同学把诅咒生三个字印在了陈嘉俊身上。

 

  陈嘉俊说完,眼泪已经被风吹干。

 

  苏莱听得有些奇怪,难道那本书真的那么邪?

 

  不管怎样,死了的人真的死了,失踪的人真的不见了。现在,诅咒又开始了。

 

  “如果真的有诅咒,这一切因为我开始,我宁愿从我这里结束。”陈嘉俊冲着天大声地喊道。

 

  悲凉的声音,触动苏莱的心,她不禁走过去抱住了陈嘉俊。

 

  两人离开了,枯树上的白布忽然动了起来,像是一具轻轻晃悠的尸体……

 

  【调皮生叶天】

 

  苏莱犹豫了一下,顿住了脚步。旁边是那棵枯树,上面的白布带似乎换成了一个女学生的尸体,她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,直直地盯着苏莱。

 

  高大的建筑物被黑暗模糊掉一半,远远望去,像是一具残缺不全的死尸。黑色的云朵盘旋在上空,喘息着,仇视着,令人压抑,无法呼吸。

 

  耳边又传来林小瞳的话,如果你不来,那么你将会和陈嘉俊一样,永远被我们孤立。

 

  夜色渐深,门卫值班室的灯灭了,仿佛所有的光亮都灭了一样。

 

  苏莱向前走去。

 

  今天晚上,学生们要来祭拜叶天。

 

  为什么要选在晚上?

 

  理由是,只有晚上景城高中才没有人管。

 

  铁门旁边的小侧门早被人打开,像一张野兽的大嘴一样,随时准备吞噬每个进来的人。

 

  穿过操场,经过停车棚,来到了教学楼的走廊里。苏莱的双腿莫名地颤抖着,漆黑的四周仿佛有无数双眼睛肆意地盯着她。她想起第一次来上课的时候,叶天调皮地躲在旁边吓唬她。

 

  现在,叶天死了,他会不会还躲在那里?

 

  身上泛起一股冷气,一直流窜到心底,苏莱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 

  啪,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,苏莱整个人摔倒在地上,手里的袋子跟着甩了出去。

 

  左腿似乎磕到了地上,生疼生疼的。

 

  嚓,顾不得疼痛,苏莱擦着了一根火柴。袋子里的东西被摔了出来,香烛,冥钱,小纸人,满地都是。

 

  苏莱刚想拿起袋子,前面的光亮处多了一双脚。

 

  火光上扬,苏莱看见一个人走了过来。

 

  还没有等苏莱看清楚来人的样子,手里的火柴灭了。

 

  四周像坟墓般寂静,苏莱只能听见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。

 

  一道强光射了过来,有脚步声响起,慢慢向苏莱走来。

 

 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说话的是林小瞳。

 

  苏莱没有说话,慌忙弯下身把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。

 

  离开的时候,苏莱似乎听到一声轻微的嬉笑,嘻嘻。像极了那天叶天躲在走廊里的笑声。

 

  是他吗?苏莱望着死寂的黑暗,轻声问道。

 

  教室里坐满了人,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惶恐不安的表情。他们的桌子上都摆满了香烛和冥钱。

 

  苏莱偷偷看了看叶天的座位,那里空荡荡的,微弱的光亮只能看清一点景象。

 

  这是景城的风俗,害怕死去的人不安,留在原地徘徊,便拿香烛冥钱小纸人祭悼他,好让他安然离去。

 

  苏莱闭上了眼,像其他人一样屏着呼吸。

 

 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,再次睁开眼,她看见本来站在讲台上的林小瞳不见了。

 

  其他同学都站了起来,乱作一团。

 

  教室的门动了动,像是被风吹一样,猛地关上了。

 

  有同学开了灯,一瞬间,雪亮的灯光下,所有摆在桌子上的香烛冥钱飞了起来,像雪花一样漫天飞舞。

 

  走廊里响起一个微弱的呻吟声,像是有人被勒住脖子,一点一点往楼下拖拉的声音,渐渐远去……

 

  【痴情生陈嘉俊】

 

  整个夏天过去了,我们的爱情也留下了。你说出生的时候,满天繁星,所以你叫白星星。你不知道,你也是我世界的满天繁星。

 

  照片上的白星星仿佛听见了陈嘉俊的话,本来灿烂的笑容变成了忧伤。

 

  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燃烧过半,像是谁流下的伤心的眼泪。

 

  如果诅咒真的因为自己开始,那么希望他也随着自己的离开结束吧!陈嘉俊心里默默地说道。

 

  白星星离开的时候,他的生命也已经离开了。

 

  阿婆是在冬天的一个夜里听见门口有孩子的哭声,他的身上除了有一块刻有名字的长生牌以外,再无其他。

 

  阿婆看着襁褓里的他,不觉有种莫名的爱怜。

 

  十岁那年,阿婆离开了。陈嘉俊被阿婆的女儿领走了,每天他都要在纸扎店帮忙。他的世界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冬天,除了冰冷,没有一丝温暖。

 

  后来,他遇到了白星星。

 

  温和的爱让他感动不已,他发誓自己要永远珍惜这份爱。

 

  可是,这份爱突然在某一天离开了。对着满天繁星,听着风中的呜咽,他禁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

  陈嘉俊拿起了桌子前面的刀,然后对准了心口。

 

  白烛就要燃尽,一些爱情就要圆满。

 

  陈嘉俊闭上了眼,蒙眬中有双手抚摩他的脸。

 

  睁开眼,他看见了白星星。

 

  她的眼里除了不舍,更多的是眼泪。

 

  “你要好好活着,好好活着。”白星星的眼泪滴到半空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

  陈嘉俊听阿婆说过,只有鬼魂的眼泪才会如此。

 

  那个晚上,白星星的东西落到了教室。回来寻找的时候,她听到有人在身后问她,看见我的东西了吗?

 

  白星星顿时想到了那个传说,她颤抖着,不敢动。身后有人推了她一下,于是,她整个人从楼梯上摔了下来。

 

  推她下来的人是叶天,看到白星星从楼上摔下来。叶天也慌了神,不过很快他明白了过来。他把白星星藏到了学校实验楼的地下室,那里的隔层就连校长都不知道,叶天是无意中发现的。

 

  白星星就那样消失了。

 

  夜里,她的鬼魂在教学楼里游荡。她看着深爱自己的陈嘉俊夜夜守候在教室里,可惜她不能与他见面。

 

  自然,叶天也是被白星星杀死的。

 

  诅咒,本是谣传,又怎么会是真的?

 

  现在,陈嘉俊在灵魂即将离开的时候,白星星终于见到了他。

 

  她希望爱人能开心地活下去。

 

  只是,如果那不是诅咒,董湘为什么会死?

 

  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,白星星已经离去。

 

  眼前一片漆黑,白烛已经熄灭。陈嘉俊看着自己手里的刀子只差半寸便扎进了心口。他拿起地上白星星的照片,深深地贴到脸上。

 

  泪水沿着照片,似乎要融到心里。

 

  【三好生林小瞳】

 

  漫天的黑暗,潮水般把他卷在其中。

 

  林小瞳感觉自己又在做梦了。

 

  每次,他都会梦到现在的样子。

 

  无边的黑暗中,滴答的水滴声,轻微的哭泣声。

 

  可是,这一次不是梦。

 

  所有同学都闭上眼睛的时候,林小瞳瞬间被人拉出了教室。他挣扎,呼喊,可是声音却怎么也发不出来。

 

  巨大的窒息让他头晕目眩,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坠入深渊,最后,晕了过去。

 

  林小瞳,从小便是父母眼中的乖宝宝,老师眼里的好学生。他每次都要求自己成绩顶尖,当然他更希望同学们的成绩都上来。

 

  老师对他的负责很满意,有这样的班长,老师会省很多心。

 

  景城高中的成绩一直都不算好,每年学校都会派出一个班级作为争夺名次的重点班。今年,便是高三(2)班。

 

  这个任务不但压到了高三(2)班老师的肩上,更压在了林小瞳的心里。

 

  董湘就是他最大的心病。

 

  董湘成绩很差,不是不学,而是怎么学都考不好。这样的学生,不能怨她,因为她自己也不愿意这样。

 

  每天董湘都会比别人努力,她明白笨鸟先飞的道理,所以她总是比别人刻苦。可是,她却总是考不好。

 

  老师发愁,林小瞳更担忧。因为,董湘的成绩会影响整个班级的成绩。

 

  于是,他找董湘谈话了。希望她能请假一个月,不参加这次的考试,或者离开高三(2)班。

 

  话有些狠,但是除了这样,林小瞳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。

 

  董湘答应了,那天她像往常一样留在最后。只是,她没有复习功课,而是一个人埋头大哭。

 

  走出学校门口的时候,董湘看见了那棵枯树,她想起了那个流传在学校的恐怖传说。失望和难过驱使她一步一步走到枯树下面,然后把自己吊了上去。

 

  生命离开的最后一刻,她再也不用担心给班级拉后腿。于是,她露出了解脱的笑容。

 

  林小瞳没有想到自己的谈话竟然让董湘失去了生命。

 

  董湘出事的当天晚上,林小瞳一个人来到枯树底下拜祭,希望董湘能原谅他。

 

  那天开始,他总是做噩梦。

 

  现在,噩梦成真。

 

  他看见董湘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

  “我不该那么死去,我想我的爸爸妈妈,他们难过的样子让我心碎。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不会死。我恨你。”董湘的声音颤抖着,她身上的冷气一点一点侵入林小瞳的身体里面。

 

  林小瞳挣扎着,想喊,却怎么也喊不出来。他无奈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

  冷气并没有继续,反而一点一点退去。

 

  睁开眼,林小瞳看见董湘离去的背影,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白衣女生,那是白星星。

 

  林小瞳顿时明白了什么,一滴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

  【新生陆继】

 

  诅咒消失了?

 

  所有的氤氲依然还在,校园门口的枯树,漆黑的走廊。只是,人们心头的恐惧离开了。

 

  在陈嘉俊的指引下,警察在实验楼地下室的隔层里找到了一具腐烂已久的骸骨。那是失踪已久的白星星。

 

  陈嘉俊回来上课了,他的同桌由白星星换成了苏莱。

 

  叶天的位置空了起来,就像当初白星星的空位一样。

 

  新的学期开学了,老师带着一个男孩走了进来,他叫陆继,是新转来的学生。简单介绍后他坐到了叶天的位置上。

 

  有风从教室后门吹起,迅速掠过每个人的心头。

 

  陆继坐下来看见课桌旁边一角刻着两个字,叶天。

 

  他转过头问别人,叶天是谁?

 

  没有人说话,他们的脸上全部蒙上了一层寒霜。

 

  陆继耸了耸肩,低头拿起书本来……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养小鬼借寿延命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