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间故事 >

雪后有情天

时间:2019-08-06 13:47:27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【凭啥我担待】

 

  开车最怕下雪天,路面打滑,一个不小心就得出事故。偏偏沈阳今年的雪还特别大、特别多。这可急坏了吴棉。

 

  这个吴棉,最近开了家服装店,这天是交货款的最后期限,必须去银行一趟。她咬咬牙,发动了自己那辆奥迪出门了。


雪后有情天
 

  一路上,吴棉小心翼翼,好不容易才安全到了银行。谁知,她刚下车,这时候竟然出了 “车祸”。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辆电动三轮车撞上了她那奥迪的屁股。

 

  吴棉跑过去一看,车尾凹进去一大块,伤得不轻。她抬起头就要发怒,只见那辆满载着大白菜的三轮车上,跌下来一个中年妇女,神色慌张地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赔,我赔……”

 

  吴棉此刻又心疼又气恼,反问道:“你拿什么赔?没有个几万块,修不好的!”

 

  中年妇女一听,傻了,一下子瘫跪在吴棉跟前,求道:“我男人车祸摔断了脚,为给他治病家里的钱都用光了。我这才骑了他的三轮出来做点小生意,您行行好,少赔一点行吗?”

 

  吴棉却丝毫不为所动,冷冷地说:“等一下交警和保险公司会来处理,该怎么赔就怎么赔!”

 

  围观的人都看不下去了,纷纷劝说:“你开奥迪,人家卖白菜,你就多担待一点吧!幸好没伤人,就让人家少赔点吧!”

 

  谁知吴棉听了气更不打一处来,说:“凭什么我担待?我开奥迪就有钱乱扔吗?这钱一分也不能少!”说完打起了交警电话。

 

  那中年妇女急得“哇”一声哭了出来。过了一会儿,交警来了,最后评定,结果是三轮车主承担全部责任,需要赔偿八万。不论中年妇女怎么哭诉,吴棉绝不松口:“你不容易,我就容易吗?”

 

  是啊,吴棉是不容易。自从半年前离了婚,她就一个人开始打拼生意,却怎么都是亏,这样无依无靠,谁又来体谅她呢?

 

  【又该她倒霉】

 

  可吴棉的倒霉运气似乎还没结束。事故的判定虽然下来了,对方却无力偿还,转眼过了半个月,她一分钱都还没拿到呢,提货的日子倒是来了,偏偏天又下起了雪。吴棉无奈,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开车出了门。

 

  一路上,她越想越胸闷,这时,手机响了。她伸手要去拿,没抓稳方向盘,车子一下子打滑失了控。

 

  吴棉赶紧刹车,可车却在结了冰的路上飘了一段。等停下来,吴棉回过神一看,哎呀!自己把别人的车给撞了。

 

  惊慌之余,吴棉定睛一看,顿时傻了:那可是一辆劳斯莱斯!自己的奥迪正咬住了它的后轮,把人家后门都给挤变形了。

 

  这时,劳斯莱斯的司机跳下了车,对着她唾沫四溅。吴棉像做梦一样下了车,任凭那司机责骂,她都解释自己是新手,一个劲赔不是。

 

  一会儿,来了一位穿着体面的女士。吴棉抬头一看,那人竟是市里的龙头企业——利利公司的董事长李雨伊。这下完了,这位李董可是以一毛不拔、分毫必争出了名的。果然,只听李雨伊冷冷嘲道:“开车没出师就不要上路嘛!要么请个专职司机嘛!”

 

  吴棉忙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赔、我赔……”

 

  司机在一旁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去准备个百把万吧!”

 

  吴棉一听,傻了,不禁膝下一软,瘫跪在李雨伊跟前:“请您帮帮忙,我刚离婚,生意又都折了,拿不出这么多啊!请您包涵包涵,少赔点吧……”

 

  谁知李雨伊竟抛出句话:“等一下交警和保险公司会来处理,该怎么赔就怎么赔吧!”说完,打车离开了。

 

  吴棉万万没想到,半个月前自己刚抛给了别人的话,今天竟然报应到了自己头上来了。

 

  没多久,判定下来了,结果是吴棉负全部责任,除去保险之外,她果然还要再付近百万。

 

  吴棉听了,苦苦哀求,但李雨伊却概不松口:“谁信你?开着奥迪,没有钱?”

 

  【雪中遇大险】

 

  对李雨伊来说,这种时候碰上事故,理赔倒还是其次,关键是这车明天要派大用场。

 

  原来李雨伊有个宝贝儿子,寄宿在省城的贵族小学,你要问李雨伊把啥看得比钱更重要,那就要数她的这个独生子了。

 

  明天就放寒假了,她本打算亲自跟这车去接儿子回家的。现在车坏了,李雨伊只好换了辆车去。谁知回来的时候,刚下高速,天上飘起大雪,路又堵上了,车子走走停停,真是急死人。

 

  忽然,前头的车猛地停下,司机一个急刹车,李雨伊只听儿子的脑袋“咚”一下撞上了车窗,就赶紧把他搂进怀里想要揉揉。

 

  谁知只见儿子张大了嘴巴,眼珠突出,手捂着喉咙,痛苦地蹬着腿。原来,儿子嘴里含着棒棒糖,这一冲撞,糖给吸进气管,堵住了。

 

  李雨伊吓坏了,赶紧拨了120,可转念一想,路都给堵住了,120的车怎么开得过来啊?她顿时急得六神无主。

 

  这时候,司机指着路边不远处的一户人家,喊道:“李董,你看!那家人门口停着辆三轮车,要不咱去求他们帮个忙?”

 

  李雨伊顺着司机指的方向一看,那是一幢破旧的砖瓦房,房子外面的灯亮着,一个中年妇女爬在梯子上,正在拆墙上的东西,房子前面的地坪里停着一辆有棚罩的三轮车。

 

  李雨伊抱着儿子,跌跌撞撞冲到地坪里,急急地向中年妇女说了情况,请她帮忙用三轮车应一下急,还许诺道:“要多少钱都行!”

 

  屋里的人正在收拾东西,见状都停了手,围过来。

 

  男主人的左腿显然受过伤,有点不方便的样子;女主人飞快地从梯子上下来,对着男主人说:“鲍春,快开车,救人!”

 

  “这里到医院至少要半个小时,只怕没到医院,小朋友就完了。你们看他的脸都紫了,手脚都不动了。”说话的是这家的女儿。

 

  李雨伊一下子瘫坐在地上: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

  中年妇女赶紧安慰了她两句,转向女儿道:“喜妹,你读医科大学也两年多了,有什么办法不?”

 

  “试试。”喜妹迅速把小朋友仰放在桌上,用筷子扒开舌根,用手电照了照,说:“幸好棒棒糖的把还看得见。”

 

  她迅速到里屋取出一把镊子,小心地伸进去,夹住棒棒糖的把,慢慢用力地往外扯,不多久,棒棒糖果然滑溜出来了!

 

  但小朋友还是一动不动,一试鼻息,竟然没气了。李雨伊见状,嚎哭起来。

 

  “大婶,大婶,先别急。”喜妹不慌不忙地把小朋友平放到沙发上,做起了人工呼吸。又过了一小会儿,小家伙便吐出了一大口粘痰,哭出声来。

 

  李雨伊呆了一下,跪在地上低头便要拜:“救命恩人!谢谢!谢谢!恩人!”

 

  中年女主人赶紧拉起李雨伊,弄来一碗姜醋开水,递过来说:“给他喝下,活活血气。”说完,她又赶紧提过来一个旺旺的炉子,让李雨伊母子俩烤鞋袜。

 

  李雨伊连忙掏出一沓钱来表示感谢。

 

  主人一家死活不肯要:“又没费什么东西,不要钱!”

 

  【劫后诉真情】

 

  小朋友喝了水,脸上渐渐有了血色。大家围着炉火,攀谈起来。

 

  原来这家主人叫鲍春,以贩卖蔬菜瓜果为业。他家有一儿一女,女儿叫鲍喜妹,在省城读医科大学,刚放寒假回家;儿子在市里读寄宿高中,还没回家。

 

  这时,李雨伊才注意到满屋子都是大包的行李,便问他们临过年,又这么大风雪,怎么急着搬家。

 

  没想到这一问,鲍春嫂竟抹起眼泪来。原来,两个月前,鲍春去贩菜,出了车祸,左腿骨折,住了一个多月院,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,贩菜的工作就落到了她身上。

 

  半个月前,鲍春嫂开着三轮车去卖菜时,撞坏了别人的小车,要赔八万块钱,车主限期一个月赔付到位。

 

 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男人受伤治疗要用钱,儿女读书要用钱,本已十分艰难,现在又要赔钱,没办法,只好把房子卖了,好歹能把赔款还清。只是过了年,女儿鲍喜妹的大学就别上了,和父母一起卖菜赚点钱,供弟弟读完高中再说。

 

  “那怎么行?这么冷,又快要过年了,你们到哪里去住?”李雨伊急切地说。

 

  鲍春嫂苦笑着回答:“先到城里租两间便宜一点的房子。”

 

  李雨伊一拍桌子,干脆地说:“不行!你女儿学习这么好,不读太可惜了!房子不要卖了,钱的事包在我身上,不就八万块嘛!我包里有现成的支票,现在就给你开。”说完,掏出支票和笔,摊到桌上要填。

 

  鲍春一家一再拒绝,李雨伊却态度坚决:“鲍大哥,算是我借给你们的,等你女儿大学毕业后,赚了钱再还我,好不好?”

 

  一时间,鲍春两口子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

  李雨伊填好金额,签名盖章,然后叮嘱道:“恩人,这是我们公司的支票,银行会专门进行电脑扫描防伪识别,谁拿去都可以直接取款,所以一定要收稳妥。为保险起见,你们干脆直接把支票交给对方去取。”

 

  接着,她和鲍家的人寒暄了几句便带着儿子告辞了。

 

  【雪后有情天】

 

  第二天,雪停了,天晴了。李伊雨一大早就来到办公室,可却并没像平时一样忙工作。

 

  想到昨天晚上的一幕,她对儿子差点丧命还心有余悸;同时,她也为交了鲍春一家朋友满心欢喜。想想人家欠了一屁股债,还一心坚持无偿救人,相比之下,自己这些年简直是钻进了钱眼里。

 

  想到这儿,李雨伊心里一阵惭愧。

 

  这时,有人轻轻敲门。李雨伊说了声:“请进。”

 

  门被推开一条缝,门缝里怯怯地挤进来一个人。李雨伊一看,来人正是前几天撞坏了自己劳斯莱斯的吴棉。几天不见,吴棉脸色苍白,看上去简直瘦了两圈。

 

  只见她走到李雨伊桌前,一边递过来几样东西,一边解释说:“李董,这是我四十万的存折,这是八万的支票,剩下的五十多万,麻烦您再担待几天,等我抓紧把店面和车卖了凑齐。您验收一下吧。”

 

  李雨伊看了看存折,又看了一眼支票,竟然触电似的站起来,问:“怎么?是鲍春嫂撞了你的车?”

 

  吴棉也是一惊,回答说:“是啊,李董认识她?”

 

  李雨伊不多解释,急问:“你的店面和车现在找到买主了吗?”见吴棉摇摇头,她微微松了口气,顿了顿说,“是这样,如果你愿意放弃对鲍春家的索赔,我就放弃对你的索赔,先前的四十万也退给你。抓紧时间,还能进年货。还有,你明天来这里,我提供给你一个货单,请你帮我进一批货。”

 

  吴棉听完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半天才喜极而泣,感激了一番,最后匆匆离开。

 

  接着,李雨伊又喊来助理,吩咐道:“立刻完成三件事。第一,拨款建立助学金,第一个受助对象,就是医科大学一个叫鲍喜妹的大学生。第二,从今年开始,逢年过节,公司都要给员工准备一份礼物,表示对大家的感谢。第三,公司食堂以后的蔬菜瓜果都由鲍春定点供应,价格给予适当照顾。尽快落实吧。”

 

  助理听后,满脸惊讶,半晌才反应过来,匆匆跑出办公室。李雨伊这才踱到窗前,雪后的阳光透着窗子洒到她身上,她顿时感到一阵暖意。此刻,她的脸上也浮起暖暖的笑意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